在周日黃金檔排播紀錄片,東方衛視為何如此“大膽”!

2017.9.4

世人皆言良藥苦口,而紀錄片《本草中華》里的一位少林大師父的話卻給中草藥以不同的生命注解,“音樂是藥、舞蹈是藥、文學也是藥,藥是能夠帶給人快樂的。”

去年,《本草中國》改變了紀錄片播放時段困境,讓一向“被動零點播出”的紀錄片闖入一線衛視920時段,成為紀錄片創下的第一個奇跡。

本以為這樣的紀錄片是吸引更多拿著保溫杯泡枸杞的中老年人,相反的是很多年輕人很喜歡這部紀錄片。

日前,由《本草中國》原班人馬打造的又一部“本草”系列IP《本草中華》登陸東方衛視周日黃金時段。

中藥是快樂的,它年輕、時尚、溫情、接地氣。

微博網友@沈天使評價該片:“預感本草中華即將要火。把中藥拍的太有詩意了。”

豆瓣用戶@frozencity認為,《本草中華》“傳播知識,散發情懷,這片子看的很舒服。鏡頭講究,旁白令人回味,一切都剛剛好,好久沒看到這么好看的紀錄片了”。

在平實平淡不疾不徐貌似“性冷淡”的敘述節奏中,《本草中華》以對中草藥的年輕化解讀,以有顏有美的畫面和感人至深的故事,戳到了不少觀眾的high點,9月3日晚首播即已超0.7的收視率,趕超眾多衛視綜藝和電視劇在全國同時段收視排名第二,創造紀錄片收視排名新紀錄。

?

從920到830,
紀錄片登陸電視劇時段實現質的飛躍

實際上,半年前在央視播出的紀錄片《航拍中國》不僅出現收視熱潮,引發觀眾熱議,更成了網紅。近年來,無論是《舌尖上的中國》《記住鄉愁》,還是《人間世》《偉大的一餐》等,都掀起過一波波收視熱潮。

9月3日晚,《本草中華》首集接檔電視大劇播出,在熒屏上再次掀起一股紀錄片熱。

且不同以往,從時間看,《本草中華》登陸一線衛視8點檔,這也意味著紀錄片首次逆襲了傳統電視劇時段;從平臺看,東方衛視的周日檔收視習慣長期由《極限挑戰》等王牌綜藝所培育,這也賦予了東方衛視在全平臺周日檔的特殊影響力與競爭地位。

對東方衛視來說,在周日黃金檔排播紀錄片是極為大膽的。

2016年,“本草”系列IP的首季出世,它不同于主流的中醫藥題材紀錄片,加之一線衛視920黃金檔的平臺推力,吸引了眾多追尋傳統文化的年輕人的關注,收視率連續多期超過多檔熱門綜藝,創下紀錄片的收視奇跡。

或許,正因優異的收視表現與良好的口碑效應,東方衛視給予了《本草中華》更優質的時段支持。從920到830,對紀錄片無疑是質的飛躍。

作為制作方云集將來的總經理,龔衛十分感慨,“原來非綜藝節目在920的時段播出,是總局的一個規定動作;那么周末830播出紀錄片,就是東方衛視的自選動作。”

“大家不要小看提前這一個小時,這是文化自覺和文化擔當的具體體現,也是紀錄片的再次沖鋒。”

從實際播出效果看,東方衛視對傳統文化傳播、弘揚中華文化的自信獲取了相當一部分忠實觀眾。

“喜歡看這種突出主題的紀錄片,讓大家也能夠更加的了解中醫文化,有意義的一檔節目,盼望每個周日。”豆瓣網友@飯團毫不吝惜自己對之后幾集的期待。

?

時尚傳播、年輕呈現、溫情講述,
有顏有美溫暖治愈

“在中醫藥文化的傳播上,《本草中華》由85后導演拍,給年輕人看,能夠與80、90后搞一場時空對話,我覺得很有意義。”

在日前舉辦的本片點映發布會上,上海市衛生計生委新聞宣傳處處長王彤認為,《本草中華》給了古老的幾千年中醫藥文化一次“時尚傳播、年輕呈現、溫情講述”。

全4K畫質,配合大量的升格鏡頭與慢鏡頭,畫面清亮、色彩明麗,使一向給人晦暗、苦澀感的中草藥具有了富含儀式性的美感。

微博網友@妖精丫頭稱自己被《本草中華》吸引了眼球,“這么高顏值并富有美感的畫面看上去愉悅心情。”

等待一朵玫瑰的盛放,潛入冷徹骨髓的海水中撈取海參。在《本草中華》總制片人、云集將來制片總監韓蕓看來,《本草中華》相比第一季最大的不同,是“雖然在說中藥,但它不沉重、也不苦澀,相反它很溫暖、很平易近人,甚至很有煙火氣”。

但其實,“生活當中許多非常常見的食材,植物或花朵,事實上都是一味良藥。本草就在我們的生活之中”。

豆瓣網友@行人留言:“剛看幾分鐘,淺顯易懂。還有專門的動畫講解冬蟲夏草怎么形成。”

總導演孫虹認為,《本草中華》非常專注的希望體現中藥與人生活的相關性。在拍西瓜霜的制作過程前,她從不知道西瓜霜真的是由西瓜做的,“這次去拍的時候,老藥工正在做西瓜霜,他的小孫在就在旁邊做‘吃瓜群眾’,一直在吃瓜,吃得可開心了。”

自那時起,她認為中藥也是有趣的,與生活息息相關,溫暖并治愈。

?


孫虹總導演,1987年

全85后年輕團隊拍攝,
與傳統文化題材碰撞出了怎樣不一樣的花火?

執行導演劉躍似乎很能代表年輕導演對傳統文化題材的真實態度。“最開始讓我做‘本草’的時候,我是非常抗拒的,當時覺得對這個東西沒有任何興趣,作為年輕人,覺得本草離我的生活非常遠。”


劉躍,執行導演,1988年

在比拉薩海拔還要高1000米的那曲,導演組在這片“生命的不毛之地”克服高原反應,在“熊出沒”的山間手持設備伏臥在地上,只為“保命”;在大連海水仍寒冷徹骨的6月,他們日復一日,隨撈海參的人一同潛入冰冷的大海;在長著石斛的懸崖峭壁上,導演組無法直視一眼望不到底的萬丈懸崖;在鐘乳石日久已石化的溶洞里,他們系著簡單的防護設備,拍攝絕壁采燕窩的人……

拍攝團隊的四位導演:孫虹、袁博、劉躍、許貞,一個比一個年輕,年齡最大的出生于1987年。

很難想象,在沒有“老法師”指導的情況下,這些年輕人與最古老的中國醫藥文化對話,并交出了一份足以讓人屏息凝神觀看的優秀作品。


許貞執行導演,1988年

對此,執行導演許貞說:“我們這一代年輕導演是有使命感的,拍攝很艱難,常常有人受傷,但我們四個聚在一起的時候,從不說困難,總是互相打氣,一定要拍出一部讓自己滿意的作品。那些老藥工也給了我們勇氣,越拍攝他們,就越覺得要向他們學習。”

充滿工匠精神的《本草中華》制作團隊,去拍攝同樣有工匠精神的采藥人,這支85后年輕團隊與中醫藥這個看似古老傳統的話題之間,碰撞出了怎樣不一樣的花火?

總導演孫虹告訴記者,《本草中華》的拍攝過程可以概括為“上天入地下海”,幾個團隊奔赴全國30多個省份,只為紀錄本草最美麗的瞬間。

“雖然荊棘滿布,但我們仍然經歷了最美的風景,去呈現天地的大美、生命的壯美,我們自己的心胸也變得開闊了起來。”

劉躍認為,經歷了起初的抗拒心,在后來慢慢做進去之后,“從接觸的每一種本草、每一位藥農、每一位藥工身上,都漸漸發現一些有趣的東西。”

在拍攝采野山參的過程中,其中的規矩、儀式與隊友之間的配合協作,都讓他在現實生活中找到了對應與依傍。

雖然有不少從未經歷的“撞擊”,袁博也有了不一樣的體悟,“關于自然、關于生命的感受是沒有年齡跨度的,就像《本草中華》收視調查顯示,很大一部分人群都還是18-25歲這個年紀。對于生命真諦的感受,相信屏幕前的每位觀眾都會有自己的體會。”


袁博執行總導演,1989年

不論世界向前的腳步如何催忙急促,本草的主人公們,永遠按照傳統節律、春夏秋冬生活著。

“我們的生活很快,總想把24小時過成48小時”,導演許貞說:“但生活真的就應該如此度過嗎?拍這個片子,讓我重新反思自己的生命觀”。

《本草中華》第一集《相傳》的片尾,一位種了一輩子枸杞的老人,站在陳列館自己的名字前,總導演孫虹問他:“如果有一天你被別人忘記了呢?”老人毅然回答:“忘了就忘了,我是農民,沒什么了不起。只要枸杞被記住就行了”。

這些普通的中國人,讓年輕的拍攝團隊忘我地走進了土地深處,像那些本草一樣扎下根來。

文|“廣電獨家”記者林沛

丝瓜视频在线app_丝瓜成年app短视频网站 sg99.xyz_丝瓜丝视频安卓色斑app - 丝瓜视频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