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著名紀錄片導演簽約云集將來出任藝術顧問兼總導演

2019.8.29

近日,云集將來傳媒與著名紀錄片導演王沖霄、吳海鷹、張偉杰簽約,他們將出任藝術顧問兼總導演。三位重量級導演的加盟,標志著云集將來創作實力的再次升級。新簽約的三位優秀創作者都曾為中國紀錄片界帶來具有高度影響力的作品,而在云集將來的隊伍里,王沖霄導演將推動紀錄大片創作,吳海鷹導演領銜社會現實類題材,張偉杰導演則側重人文創新項目的開發。他們的加盟,使云集將來的內容創作實力更為強大。

從本文開始,我們將陸續為您帶來三位創作者的專訪。一同了解他們各自的紀錄片生涯,分享他們對當下行業發展的看法和面向未來的創作愿景。

首期人物:王沖霄

王沖霄

1973年生,紀錄片導演。1998年至2017年任職中央電視臺,曾任CCTV《東方時空》編導,創辦國際深度報道欄目《高端訪問》《國際觀察》并擔任主編。2005年后專注紀錄片創作,擔任導演、總導演的紀錄片作品有《故宮》《茶、一片樹葉的故事》《扎溪卡的微笑》《外灘》《我們的奧林匹克》和VR中國國家形象片《本色中國》等。

2017年開始從事虛擬現實技術與藝術的研發,擔任總導演的VR中國國家形象片《本色中國》于2018年先后在世界VR大會、改革開放40周年大展上公映,并登陸美國紐約時代廣場,在中國兩百多個駐外使領館國慶招待會特別放映。

2018年被中國科學院“小百人計劃”引進優秀人才擇優支持,致力于“虛擬現實與科學可視化”研究。

講述 | 王沖霄
整理 | 云小集

很高興通過這次與云集將來(以下簡稱“云集”)的合作,使我又回到了紀錄片創作的第一線。兩年前我從央視離職,更多地轉向虛擬現實領域的研究。說起來有一點“出圈兒”了,但心里對紀錄片一直沒有放下過。


拍攝VR紀錄片《本色中國》

我與云集的淵源始于2015年公司建立之初。那時國內文娛產業已經比較火熱,熱錢大量撲向影視劇、真人秀或綜藝,一個純粹的紀錄片公司能否生存,面臨著諸多質疑和挑戰。然而,在與云集領導層的交流中,他們在公司的架構設計里提出了很多前瞻性的概念和想法,盡管當時由于種種原因沒有真正加入進來,但我一直很關注云集的成長,也看好它的發展前景。

這些年,云集陸陸續續出了很多好作品,并不容易。長久以來,紀錄片公司的生存大多依賴政府和官方資源,在商業運營上也無太多可以借鑒的案例。但云集不但走下來了,而且在商業紀錄片公司中已走在了前列。

中國紀錄片的三次“新浪潮”

若要在今天展望紀錄片行業未來的發展,我想有必要回憶一下以前走過的歷程。以我個人的親身經歷來看,中國紀錄片經歷了三次“新浪潮”。

上個世紀90年代,直接電影運動為行業吹來第一陣新風。還記得剛入行的時候,電視臺的機器還非常沉重,攝影師一般要身體強壯的男性才能勝任。而90年代,DV的出現突破了電視臺對技術和設備的壟斷,一大批獨立制片的作者型紀錄片涌現,如吳文光的《流浪北京》和王兵的《鐵西區》等,紀錄片人有了更多自由表達的機會。而以電視臺為代表的媒體型紀錄片也呈現了鮮明的直接電影特征,《東方時空·生活空間》和《紀錄片編輯室》,一北一南,以“輕工業”的方式生產了大量精彩的作品。它們用低技術拍高概念,青睞戲劇性故事并竭力接近生活的真相,以較低的成本和工業化的效率創造了一個紀錄片的高峰。

但紀錄片的表達從來都不是單一的,進入21世紀,以BBC和Discovery等為代表出品的紀錄大片拓展了中國人的視野,一部分紀錄片人開始思考新的發展方向。2005年,《故宮》給出了一個答案——用高技術拍攝高概念,開辟了中國紀錄大片時代,與幾乎同期誕生的《大國崛起》一同,將“重工業”紀錄片推到了一個很高的起點。此后若干年,中國主流媒體每年都有紀錄大片產生,國際合作越來越多,這與快速提高的經濟實力有關,也呼應了中國文化復興的政治需求,它成功地為紀錄片找到了一個新方向,但也使電視臺投資制作的媒體紀錄片中,個性化表達空間逐漸收窄。


《舌尖上的中國》第一季劇照

最近的一股浪潮則由2012年《舌尖上的中國》掀起。在延續“重工業”色彩的同時,《舌尖》的新意在于用“重”技術去呈現“吃”這樣一個“輕”題材,一掃之前各類大片不接地氣的弊端,獲得空前的成功,成為中國媒體紀錄片的一個新的里程碑。而今天,高技術、低概念成為了新的趨勢,《舌尖》系列其實有對中國人生命狀態非常深刻的關注和呈現,但很多跟風之作就未必達到這樣的境界。

紀錄片“以小博大”的能力

這些年,國內重工業紀錄片投資總額可能已達到一個天文數字,但這其中不乏投入大而觀眾不買賬的作品。加上去年以來,受經濟環境的影響,影視行業投資規模大幅縮小,廣告甚至出現斷崖下滑的情況,紀錄片或許需要一點新思路了。

不管是過去還是今天,紀錄片都講必看性和代入感。必看性指的是這個題材、這個故事,你一說起就能引起別人的興趣;而代入感,指的是能讓觀眾產生強烈的移情,與主人公產生共鳴。而一些大制作之所以事倍功半,原因就在于它的故事或題材可能并不有趣。

面對現在的大環境,有人或許動搖了信心,但我想,這對紀錄片而言或許正是一個機會。至少新一代的創作者們可以開始思考新的出路。


云集將來制作的首部都市觀察跟拍式紀錄片《可以跟你回家嗎》,2019年5月上線。

相對于電影、電視劇、大型綜藝而言,紀錄片本身具有投資規模較小的特點,或者說,投資小的紀錄片若做得好,也可能有很大的收視回報和經濟回報。它在影視行業中最具備“以小博大”的能力。

今天的觀眾在觀看影視作品時,已不會刻意去劃分所看是電影、電視劇、綜藝還是紀錄片,觀眾在意的就是觀影感受。因此突破點就在于對必看性和代入感的進一步思考。在我看來,新一代紀錄片創作者的知識背景、對受眾心理的把握、以及他們影視語言的綜合素養,都已大有進步。對于像云集這樣擁有優秀年輕導演資源的商業紀錄片公司,我尤其相信,一個好的故事,可以通過成功的藝術表達獲得高回報,同時鼓勵更多年輕人的個性表達。

個性化表達
和沉浸式敘事語言的發展

回看已經發生的三次“新浪潮”,會發現變化周期越來越短。也許就在一兩年內,新的紀錄片生態就會出現在大家眼前。而變化可能會朝著兩個方向發展。一是紀錄片情感的表達更為直接,更強烈地宣泄和釋放;另一個是從技術角度而言,沉浸式的視聽語言會做得更好。

最近兩年讓人感受到有沖擊力并廣受歡迎的紀錄片形態,情感宣泄都更為直接,我們說叫“爽片”。它的出現與快節奏、個體化的網絡傳播特性有關。而之所以說這種樣態可能成為一個大趨勢,還因為隨著技術門檻變得越來越低,獨立的個性化創作正在增多。

今天,技術的壁壘被再度打破。索尼α7這樣的輕便器材已可以拍攝4K高清畫質素材;一部手機也可以拍出很好的畫面;加上如FinalCutPro這樣的軟件,頂多再配一點錄音設備,獨立的個體也完全可以駕馭前后期工作。這讓我們又回到了一個可以用低技術做高概念的時代。但這不是簡單的回歸,而是上升到新的層次,因為創作的主體發生了變化。今天的年輕人有著他們對這個時代、這個社會、這個世界的獨特感受,他們對情感的處理不像我們這代人那么收斂,他們更直接更有力量也更容易與觀眾共鳴。因此,能通過更自由、獨立的個體創作方式來進行傳達。

至于沉浸式敘事語言的發展,它強調的不是某種技術手段,而是一種視聽語法上的轉變,是指導演對空間、對人物和空間的關系更為重視,并能通過各種手段讓觀眾以不一樣的方式體驗故事。


VR拍攝設備調試

在現階段,VR(虛擬現實)技術是我們比較熟悉的沉浸式體驗手段,但這只是其中一種技術手段,未來完全可能出現別的形式。而不論這個形式是什么,從大方向來說,人類的敘事一定會向沉浸、互動的方向發展。它如同蒙太奇語言對于電影的意義,雖然晚于電影的誕生,但最終能夠長久地、深刻地影響電影的敘事方式。

2018年,我進入中國科學院籌建未來媒體實驗室,致力于“虛擬現實與科學可視化”研究,其目標之一,就是探索和研發沉浸式的敘事語言。相信,通過科學與藝術相結合的研究方法,我們的發現能助力紀錄片新樣態的誕生。也許再過十年二十年,這種語言才能相對成熟,從“我看故事”到“我在故事中”。今天被動觀看的方式,在未來的人們看來一定會變得不可思議;未來的電影,人們可能會因為不能走進這個故事而感到奇怪。


2018-2019年云集將來部分已出品和在制項目

今天,云集將來已成長為一個擁有全案能力、可持續進行工業化生產的紀錄片公司,并與全網生態保持著緊密聯系。我期待,一種擁有新語態的紀錄片作品能從這里誕生。期待在未來的紀錄片行業中,我們不僅能看到重工業打造的“大片”和輕工業質感的“小而美”,還能看到更多充滿個性和創新性的自由化表達,由此共筑一個更為良性的紀錄片生態。

丝瓜视频在线app_丝瓜成年app短视频网站 sg99.xyz_丝瓜丝视频安卓色斑app - 丝瓜视频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