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需要核酸證明,過年恐無法回鄉?那,打工人啊~讓我們在這部電影里一起還鄉!

2021.1.26


云集將來北京分公司執行總監、《黃河尕謠》導演張楠

在這個思鄉情緒濃郁的年關,每個漂泊在各個城市中的當代“打工人”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適合走進影院去。在此云小集分享一則關于云集將來張楠導演的個人長篇處女作《黃河尕謠》的最新消息。該片定檔于2021年1月30日在大象分眾影院獨家上映。

這是一部歷時3年多拍攝、擁有200多小時素材、90分鐘時長的音樂紀錄長片,也是一部好看且好聽的電影,一部回望故土的音樂紀錄片。在有史以來第一個提倡就地過春節的特殊時刻,獻給所有漂泊在異鄉的打工人,一起加入這場詩情畫意的“民謠漫游記”尋找我們心靈的歸屬吧。

《黃河尕謠》曾獲2018年鹿特丹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評審團獎。之后,影片先后入圍2018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展映、洛杉磯國際電影節競賽單元、華盛頓華語電影節,并榮獲2018光影紀年-中國紀錄片學院獎“最佳紀錄長片”獎。

“最騷民謠藝人”

去年春天,西北民謠音樂人張尕慫意外地火了。

一把三弦,一口西北方言,一副“極富感染力”的笑容,一張銀行卡當撥片,一方散發著黃土氣息的紅磚墻小院,一首歌詞格外接地氣的“土潮”民歌。

張尕慫作品《早知道在家待這么久》

早知道在家待了這么久,我也不會只買兩包紅蘭州;早知道村里封了路口,我就不該租車回家裝富有……

2月15日,他的彈唱視頻《早知道在家待這么久》傳遍全網,微博轉發近四萬,兩萬多條評論;在短視頻平臺快手上,播放量更是高達638萬……

4月25日,張尕慫發布為奔赴武漢抗疫的姑姑張榮霞創作的《甘肅有個大夫叫霞霞》,登上微博熱搜,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媒轉發,視頻播放量超過1300萬。媒體給尕慫的民謠以極高評價,“他讓千千萬萬援鄂醫護人員走進公共視野,也見證了疫情陰影下普通個體的掙扎與堅韌”。


自稱“最騷民謠藝人”的張尕慫

張尕慫本人,被權威媒體評為“2020年度音樂人”,頒獎詞寫道:“他唱盡春耕秋收、相聚別離,讓《詩經》時代的吟唱傳統重新煥發光彩。他是歌手,是詩人,也是底層中國的忠實記錄者。”

“有趣靈魂煉成記”

“有趣的靈魂”張尕慫是如何煉成的?答案,都在紀錄電影《黃河尕謠》里。

《黃河尕謠》是甘肅青年導演張楠的處女作,2013年開始拍攝,歷時4年。如今一夕爆紅的民謠歌手張尕慫,那時只有23歲。一把三弦,加一支錄音筆,當時的張尕慫正滿西北大山里跑,拜訪民間藝人,收集民間小調。

那四年,張尕慫在全國各地跑巡演,導演張楠也跟著他跑。

最夸張的一年,張尕慫整整跑了103個城市,張楠也跟了40多個城市,業內送張尕慫外號“民謠流竄漢”。

走上民謠這條路之前,張尕慫在湖南上大學。大學沉悶的生活喚起了他兒時莊里過年唱的“念經一樣”的社火小調的記憶,張尕慫的靈魂似乎沒法停下來,他覺得自己“又得開始走了”。


拍攝:蘭州小姨

他開始計劃搞音樂,暑假回西北尋訪民間藝人、拜師學藝,參加“花兒會”,跑遍了西北每一座小山坡,拜訪過還能記住名字的民間藝人就有一百多個。

如此“不務正業”免不了受到長輩的關心。一次回鄉采風,秦腔老藝人問張尕慫,現在在哪個單位啊。“自由職業者”張尕慫有些尷尬,只好回答自己在單干。

“這可不行,還是要有個穩定工作。”老藝人說。

沒有穩定工作的張尕慫,大部分時間奔波于全國各地酒吧巡演。身體在“流浪”,心底卻始終對穩定心生向往。他羨慕身邊朋友家庭美滿,朋友反過來安慰他,這有什么可羨慕的,我才羨慕你能出專輯、到處去巡演啊。

《黃河尕謠》的早期拍攝“團隊”只有張尕慫、導演張楠和一位攝影助理三個人,他們去賓館開個標間,倆床并一起,仨人擠“通鋪”。最凄慘的時候,張尕慫連60塊錢的演出路費都出不起。

好不容易迎來《中國達人秀》的機會,影片似乎也將迎來預想中的“高光時刻”。張尕慫上臺一開口,他的結巴成了觀眾的笑點。

“張尕慫,你會火的!”

年輕的張尕慫曾為自己呼號打氣:“張尕慫,你會火的!”在異鄉城市街頭撞出空曠的回音。

而他真正“火”起來,憑借的反倒是回到西北老家拍的彈唱視頻,歌詞妙手偶得,爆紅更是無心插柳。

《早知道在家待這么久》的旋律來自大西北流傳已久的民歌《倉啷啷令》,歌詞是張尕慫重新填的。去年過年趕上疫情,村里封路,張尕慫家里囤的菜到大年初八快吃光了。張尕慫妹妹隨口說了一句,“早知道在家待這么久,應該多買點菜”,一瞬間激發了這位民謠歌者的靈感。

網友認為張尕慫是這個時代的記錄者,但他更愿意稱自己為“生活觀察者”。在電影《黃河尕謠》中,同樣的民歌曲調被張尕慫演繹為一曲《黃河謠》:“黃河的水干了,媽媽哭了。早知道黃河的水干了,修他媽的鐵橋做啥呢?早知道尕妹妹的心變了,談他媽的戀愛做啥呢?”

張楠跟拍張尕慫四年,直到他戀愛結婚、定居大理。

張尕慫如今當了爹,每年有三個月時間回老家采風,三個月去各地演出,其余的時間留在大理什么也不干,用張尕慫的話說,“自己醞釀著,干一點事情,來實現自己的一些價值。”。

昔日的“民謠流竄漢”不再流竄,那些迷惘與掙扎的年月,也許已經被“封印”在了《黃河尕謠》的影像之中。

“我們都是異鄉人”

如果要評選“2020年度詞匯”,“打工人”必然會位居前三。

在《黃河尕謠》拍攝階段,張尕慫的名字還不為人所知,“打工人”——這個和尕慫一樣在2020年走紅的詞也還沒有被創造。不少在影展中看過《黃河尕謠》的觀眾,為影片留下一句略帶悵惘的評論,“在尕慫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這抹說不清道不明的影子,似乎在“打工人”三個字上找到了它最合適的命名。


拍攝:蘭州小姨

故土與他鄉是“打工人”永恒的迷思,在張尕慫身上也是如此。尕慫帶著深深的西北故鄉烙印,卻總是在外流浪,沒有多少時間待在家里的他,只來得及趕上爺爺的葬禮……

葬禮過后,奶奶無意中告訴張尕慫,你爺爺當初是我們這一帶最有名的歌手。張尕慫才驚覺,自己為拜訪民間藝人走遍大西北,卻錯過了離自己最近的爺爺。

那個屬于《黃河尕謠》的張尕慫活得格外擰巴,他在奮斗中掙扎,在迷茫中追尋;他渴望功成名就,又不肯在通往成功的機遇面前“折腰”。一邊是夢想光芒萬丈,另一邊,現實的困境總能在不經意間對他發起“偷襲”。

遠方是回不去的家鄉,眼前是留不下的城市。擰巴兩個字,似乎就是千千萬萬流浪異鄉的“打工人之魂”。

導演張楠曾這樣總結《黃河尕謠》的主題:“在這個時代,我們都是異鄉人。”

回歸故鄉,還是流浪他鄉?

成片三年后,同樣歷經坎坷的《黃河尕謠》終于要與觀眾見面了。這部入圍第47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提名亞洲電影大獎,獲2018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中國紀錄片學院獎最佳紀錄片,被影迷稱為“黃土版《醉鄉民謠》”的影片——1月30日,將在大象分眾影院獨家上映!

在這個思鄉情緒濃郁的年關,每一個漂泊在城市中的當代“打工人”,都適合走進影院,欣賞這部絕美的視聽佳作。

而因尕慫在去年的走紅,這部流淌著游子之思的紀錄電影,如今也被賦予了更為勵志的、有關夢想的含義。

回歸故鄉,還是流浪他鄉?對所有漂泊的“異鄉人”來說,這個問題或許還沒有答案。但無論今年你是否回鄉過年,關于《黃河尕謠》的觀影記憶,都將化作一封寄往故鄉的、最情真意切的家書。

且往還鄉,擊壤而歌。


拍攝:蘭州小姨

這個歲末,以《黃河尕謠》致故鄉

在舊年收尾之際,以鄉愁、民謠的名義,用這部歡樂而不失深情的電影,完成一場具有儀式感的歲末派對吧!

致民謠,也致我們失去的故鄉。



參考文獻:
《張尕慫:我火嗎?為什么我還這么窮?》人物
《90分鐘,唱盡一個時代的鄉愁》大象點映

丝瓜视频在线app_丝瓜成年app短视频网站 sg99.xyz_丝瓜丝视频安卓色斑app - 丝瓜视频软件app